gogochina.cn

温州鳌江镇孙家垟村一座178岁古桥倒塌 施工单位擅自用挖机拆除

2018-01-08 11:29 编辑:佩佩 来源:钱江晚报

  

福星桥被毁现场。

 

  福星桥被毁现场。

  

福星桥原址只剩下长度两米不到的残片。

 

  福星桥原址只剩下长度两米不到的残片。

  

福星桥资料照片

 

  福星桥资料照片

  温州平阳有一座建于清朝道光年间的福星桥,距今有178年历史。可1月5日中午,随着挖掘机的一声“轰隆”,这座极具历史价值的古桥刹那间轰然倒塌。

  是谁拆毁古桥?为什么这么做?昨天中午,钱江晚报记者赶到现场了解情况。

  1现场

  178岁的古桥倒在挖机铁爪下

  村民们心疼不已

  伴随着机器轰鸣,硕大的挖掘机挥动铁臂一个侧掀,古朴的石梁桥轰然倒塌,碎石板摔入河水,掀起一米多高的水花。这是1月5日12点30分左右,发生在鳌江镇孙家垟村的一幕。

  “吃个午饭的功夫,古桥就没了。”当天下午2点刚过,一位60多岁的村民给孙家垟村村支书张昌勋打电话,“太可惜了,会有谁这么造孽?这可是快两百岁的古桥啊。”

  直到这时,孙家垟村的居民才意识到,古桥被人为破坏。

  昨天中午,钱江晚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孙家后河的两岸紧邻着两个在建工地,十一二米宽的河面上,原本的平板桥只剩下一段长不到两米的残片。

  桥面高出水面大约一点五米,透过粗拙古朴的残桥,依稀可以想象出福星桥古色古香的姿态。

  “收到消息我们马上向上级部门汇报,寻找肇事单位和人员。”张昌勋说,村里的很多老人得知福星桥被毁,几乎要哭,“老桥虽然看起来破破烂烂,但文化底蕴很深,有历史意识的村民都很心疼。”

  几年前,福星桥还是村里前往附近公路的必经之路,近几年河道两边都在开发,桥也没法走了。尽管一年前福星桥的南侧末端自然断裂,但它在村民心中依然有很重的分量。

  2原因

  古桥挡了施工单位的道

  几秒钟就被毁坏

  当晚,鳌江镇政府立即组织人员会同相关部门介入调查,联系社区、村居、平阳县文广新局以及当地派出所联合调查,核准肇事单位和人员。

  据初步调查:1月5日中午12点30分前后,宁波冶金勘察设计研究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公司)在做沿河地质勘探,为方便其水上作业设备通行,在未向任何部门报告的情况下,擅自安排人员用挖掘机拆除福星桥。

  “现场勘查施工的有3个工人,沿着河道下游往上勘探,竹筏船上装着发动机和打桩机,距水面一点五米高的福星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知情人士介绍,对方一心想着水上设备需要通过,并没有蓄意盗窃或者破坏的意图。

  但是,施工人员未曾向任何部门报备,只打了一个电话给施工单位负责人,便决定直接拆毁横亘在眼前的“障碍物”。

  福星桥两边的工地仍在施工,勘察人员趁着工地午休时间找来一位挖掘机的司机,“给了司机300块钱,要求对方帮忙‘钩’一下。”

  挖掘机司机在工地上稍微将挖掘机挪了几米,便隔着绿色的尼龙围栏,挥舞着四五米长的铁臂,一举掀翻了古桥。

  只有几秒钟,178年历史的福星桥便轰然倒塌。

  平阳县文保所所长蔡昌振介绍,福星桥位于鳌江镇孙家垟村东面,于清朝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建成,2011年在平阳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被列入普查名录,是平阳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登录点(简称三普点)。“福星桥是五跨石柱平梁桥,弧线优美,衔接流畅,反映了178年以前的人文历史风貌和交通状况,为研究平阳清代桥梁做法、构造、人文、交通等提供了实物资料。”蔡所长说,通过福星桥足见平阳当时就已经水路发达,河网密布,是一个典型的浙南水乡。

  3处罚

  涉事单位被行政罚款15万元

  古桥将被修复

  1月5日当天,温州平阳县文广新局得知消息后,立即组织县文物监察大队去现场调查,并启动了文物保护安全预案。

  平阳县文广新局于1月6日中午立案调查,并由县文物监察大队对宁波冶金勘察设计研究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公司)的负责人员进行谈话。

  据了解,该公司接受委托,在鳌江镇内的河网系统进行横截面和水深的勘探工作。

  1月6日当天,平阳县文广新局督促属地乡镇鳌江镇做好古桥修复工作,一方面邀请市级文保专家赶赴现场调查,商讨古桥的修复方案;另一方面抓紧时间抢救古桥的石料构件,接下来将落实具有古建筑修复资质的单位进行设计和修复。

  目前,镇政府已组织人员打捞起部分石料,堆放在原古桥旧址的右岸,并在福星桥前后20米的距离搭建围堰,打捞剩下的石料构件。“等到修复方案确定、构件全部找到,古桥的修复就指日可待,我们将根据修复方案,将邀请技艺精湛的专业人员来修复福星桥。”鳌江镇副书记金扬汉介绍,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让古桥修复如初。

  记者了解到,破坏古桥的案情已经调查完毕。1月7日,平阳县文广新局拟对涉事单位(宁波冶金勘察设计研究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公司)做出15万元的行政处罚。

  “这(破坏古桥)是个鲁莽、简单、粗暴的决定”。施工单位负责人介绍,工程有一位现场负责人,他认为:桥是断的,两边不通行,两岸都为施工工地,且南岸已经断头,就先入为主地以为是荒废已久的“废桥”。“这名负责人的文保意识不强,没有跟业主单位或者跟相关部门沟通,擅自釆取行动。因为施工设备陆运无法到达施工区域,只有通过河面运输,桥刚好把施工平台拦住,他就拍脑瓜,简单粗暴找了个挖机进行拆除。”

  “古桥遭受破坏,让人深感痛惜,也具有深刻的警示作用。”平阳县文广新局的负责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