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china.cn

极睿咖啡的情节,痴情只为谁,犹愿一生报---极睿咖啡创始人张晓辉

2018-01-23 15:09 编辑:lin 来源:加油中国

  极睿咖啡的情节,痴情只为谁,犹愿一生报---极睿咖啡创始人张晓辉

  2017年,春节前夕,北京,在极睿咖啡的办公大楼。

  初见极睿咖啡(北京)有限公司创始人张晓辉先生时,我很难把他与一位做实业的企业家联系起来。

  他时尚,思维跳跃,极富前瞻性,一些极为超前的意识让人觉得他是一个90后。

  极睿北京总部位于亦庄,一个五环之外的工业园区(大兴县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四周与一些互联网高科技企业为邻,站在极睿咖啡的办公室窗前,能看到京东的办公大楼。

  “我们在这里已经经历了十五个年头,”极睿咖啡创始人张晓辉先生如是说,“最早的时候,旁边都是外企公司,还只有极少的几趟公交车,我们的西边,是可口可乐之,其它的是是电子产品加工业、芯片产业,最近几年,又变成了互联网企业。”

  极睿咖啡在这里陪伴并见证了“入世”以后中国产业发展,中国的企业平均寿命只有3.7年,周边企业随着产业兴替来来去去,但极睿却一直默默地发展壮大,从第一次烘焙十几公斤咖啡,到如今年产超过500吨。

  “因为我不想将就,作为一个咖啡实业者,我想要让我的产品可控。”在张晓辉看来,做咖啡实业最核心、最根本的就是产品。要么不做,做就做自己满意的产品,哪怕不赚钱,哪怕我亏钱,这是一个实业者应该具有责任心与安全意识,要对自己的产品负责,对市场负责。”

  因此,极睿非常重视对产品的把控,这在极睿的产品线变迁升级中得到了印证。

  大约在2002年左右,极睿开始做咖啡熟豆的烘焙,虽然当时的市场需求并不高,但极睿还是购买了德国先进的全自动生产线设备,当时很多人不理解这一疯狂的举动。

  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极睿咖啡很快就意识到,咖啡产品的未来应该在于“Single Serve”(单杯咖啡)。为了研发出合适的单杯咖啡产品,极睿经历了很长时间的产品摸索。

  “或许咖啡粉的市场价格比较低,有价格优势,”张总说,“但这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也破坏了消费者的体验,对我们的客户、市场、资源来说都不是一件负责任的事。”

  本着对产品的执着,对客户负责,对产品的痴迷,极睿咖啡进行着痛苦的但快乐的探索,虽然这一过程是以牺牲利润铺在脚下为代价。

  经过一系列的尝试,极睿从2012年开始推出滤挂式咖啡,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挂耳包。

  这是个“破天荒”的尝试,因为在当时的中国,大家对咖啡商品的认知就是便捷的速溶咖啡,同时也是市场上的主要竞争者,对于挂耳咖啡,很多人连如何冲泡都不知道,甚至有人把整个包都扔到杯中。

  不过,滤挂式咖啡带来的新鲜咖啡体验,以及优雅而有趣的饮用方式,很快就赢得了消费者的青睐,成为了一款火爆的咖啡产品,也让广大的中国消费者初步了解到,什么才是新鲜的单杯咖啡。

  挂耳咖啡很快成为销售的主流产品,销售在证明,这是张晓辉痴情于产品的又一次回报。

  滤挂式咖啡确实比速溶咖啡更新鲜,但是它的口味相对单一。相对于快速生活节奏中的人们,产品的多样化显然更为合适。

  极睿发现,尽管在美国和日本,挂耳咖啡比较受欢迎;但放眼全球,特别是欧洲,胶囊咖啡的市场更大。与挂耳咖啡相比,胶囊咖啡更具有便捷性,更适合当今快节奏的社会。

  张晓辉又坐不住了,对于市场的前瞻习惯,和对产品本身的痴情,让他又一次调整了产品线。

  在2016年,极睿咖啡引入德国顶尖IMA公司咖啡胶囊生产设备,成为国内首家高效自动化生产国际化产品的企业。

  从此,结束胶囊咖啡单纯依靠进口的局面,截止目前,极睿咖啡仍然是国内少数几家拥有胶囊咖啡全自动生产线的企业。

  本土化的生产,让产品周转时间更短,价格更优惠。

  小小一颗胶囊咖啡可以做成意式咖啡,可以做成花式咖啡,口味繁多,满足消费者不同的需求,用户黏性更高。而且工业充氮的特殊技术能够更好地保存咖啡的香气与风味,也更少造成浪费。

  对于产品,张晓辉有这样的咖啡情节。

  要说我们的产品到底有没有研究出“中国人的口味”?其实应该这么说,我们(极睿)是同中国的咖啡消费者一起成长的,极睿产品的口味是随着消费者的升级而不断更新的。

  最一开始很多人连咖啡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我们都要带上咖啡豆给他们看。后来随着大家对咖啡的了解越来越深入,开始关注品种、产地、风味、处理方法等,我们的产品就提供给消费者更多的选择,满足他们的需求。至于什么是中国人的口味,应该交由市场来判断,等到咖啡在国内真正变成一个大众产品,也许中国人的口味、中国人的咖啡文化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就像中国的茶文化一样,受众太普遍了,上至陆羽的《茶经》,下至贩夫走卒的大碗茶,都大有文章。”

  张晓辉还认为,一个好的产品是可以引导市场的,最终我们都要回归到产品本身。当一个产品受到市场认可了,人们才有可能去了解这个产品的出产国,然后慢慢建立起对该国咖啡产品的认识,正如我们现在提及日本咖啡就会想到UCC,提到美国的咖啡会想到星巴克。

  本以为,只是对咖啡产品的痴迷,之后才发现,张晓辉觉得,一家梦想中的工厂远远不止于此。

  “这与我的个人理想有关,是个情怀的所在。我觉得一家好的工厂,需要对社会有所责任。这就像走在大街上,吃完了东西不能乱扔包装纸一样,我们工厂造成的污染,我认为也应该由我们处理,尤其是在北京,我特别不希望我的工厂是冒着黑烟的。”

  这是一种社会文明的体现,希望不仅仅是极睿本身,要让极睿的消费者也参与进来。

  痴情只为谁,犹愿一生报。

  封尘往事随春去,忆无言寂廖。

  常妒堂前燕,新泥纤手巧。

  待到明朝风雨后,红线在飞飘。

  极品质,睿生活,极睿咖啡,风雨中,是对咖啡的无尽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