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里的“男神”,钟表修复师王津

时间:2017-04-20 14:38:09 来源于:

原标题:故宫里的“男神”,钟表修复师王津

 

文物艺术品的修复话题从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开始就一直热度不减。从巨大的宫殿到手底下的细活,修文物不仅要有高超的技术,还要有耐得住寂寞的耐心。近日,记者采访了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钟表室的修复师《我在故宫修文物》主角之一王津,想要了解更多的文物修复的故事。

 

2

 

从修复师到“故宫男神”

 

近来,王津“火了”,这位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钟表室的修复师,走在街上时不时会被人认出“求合影”,一年来接待了一波又一波采访的媒体。有人叫他“网红”、“故宫男神”,王津摇摇头,“还是因为片子展示的文物吸引人”。

 

由于故宫“文物医院”设备仍在检修,王津和同事们还在原钟表室内工作。门口迎面的大桌子上摆放着一堆待修的古钟,有的外形尚好,有的却已残破不堪……王津提醒鱼贯而入的记者,“各位小心,背双肩包的先放下包,不要碰到文物”。

 

他手头正在修的,是一件乾隆年间的钟表,拆下来的零件铺满了工作台:弹簧,齿轮……虽然已经“七零八落”,但从构件上仍能看出,这是一座设计十分精巧的座钟。王津一边端详着钟的底座,一边指给记者看,哪里是水法、哪里是齿轮,“修好后,这只小猴能拜,蝙蝠也能动”。

 

“修古董钟表,全世界还是故宫最好。东西多、种类全。别的地儿见不到。”知名度暴涨以后,王津从来没想过能换个收入更高的工作,“还有哪儿的文物比故宫更吸引人呢?”

 

挑战上千个零件的“变魔术人钟”

 

其实,到现在王津都不太能说清修复过多少钟,只有一个大概的数目:两三百座。在经手最难修复的古钟名单里,王津最常提起的还是那件“变魔术人钟”。

 

据资料,“变魔术人钟”由瑞士钟表大师路易斯罗卡特在道光九年制造,高70厘米、宽50厘米。钟内有一位变戏法的老人,手里拿着豆子、小球。当齿轮转动之时,钟顶小鸟会做出张嘴、转身、摆动翅膀等动作,三个圆盘也同时不断变色转动。

 

1

 

“那座钟有着上千个零件,我得一个个拆下来检查。”这座原本残破的钟表经过王津和徒弟的巧手修补,慢慢趋近复原。调试的时候依然考验师徒俩的耐性,“钟里的齿轮都是一环扣一环,稍微错一点儿都不转了”。

 

好在王津是个有耐心的人。“变魔术人钟”修好后,2010年还远赴荷兰展出了半年。

 

日复一日八点上班、五点下班,王津不觉得枯燥,“钟表的模样、构造都不相同,最多也就是一对儿一样,但机芯什么的也会有变化。看着这些小东西经自己的手,都能动起来,挺好玩儿”。

 

修钟落下了“职业病”

 

算起来,王津与故宫颇有渊源。以前,他的爷爷在故宫图书馆工作,幼年王津常常去送饭。不到20岁,又接爷爷的班儿进了故宫。在钟表修复室,他的师父是马玉良,也是古代钟表修复技艺的第二代传承人,王津是第三代。

 

“我刚来的时候,钟表室就两三个人。” 第一年,王津根本碰不着文物,而是先从基本功练起,比如弄点铜丝、锉个销子之类,“第二年,有资格接触文物了,简单的机芯试着修复下。头三年基本都是打基础的阶段”。

 

在王津的印象中,自己正式上手修复的第一座钟是“三面钟”:一个机芯带着三个钟面,每一面都能看时间,“那会还是上世纪80年代。虽然修之前干过两三年了,但心里头还是有点儿紧张,担心能不能修好”。

 

容易修复的钟,可能两个月就能搞定,难一些的可能需要一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尤其是那些残破不堪、零件完全锈死的古钟。一件待修文物到手,拆解、清洗……需要补配的小零件自己做;必须要换的、特别大的齿轮之类就摘下来,拿到专业的店里订做,不过这个频率并不高。

 

一年到头,他出国的次数也并不多。但每逢有机会,王津总要找点儿时间到国外博物馆看看那里收藏的钟表。他自嘲,“这就跟职业病似的了吧”。

 

2017年的计划表

 

在故宫一呆几十年,王津说他“喜欢这份工作”,“我天生动手能力比较强。能喜欢就能踏踏实实干下去”。

 

2017年,王津更忙了。摆在眼前的,是2月底一个展览,王津和同事、徒弟要赶着把展品检修一遍,下半年要办的一个“钟表培训班”……王津掰着手指头算。

 

“桌子上的这些钟,也是等着修的。”王津指着几座看上去灰头土脸的古钟,“看着不起眼,却都是清代的。它们刚从库房里提出来就是这个样子,这座‘散了架’的尤其得花点儿功夫”。

 

对钟表修复技艺的传承,王津也挺乐观。他说,以前都没断了,现在国家、故宫这么重视,更不会“断代”,“只是钟表室的师傅们年龄结构偏大,未来修复人员增加最好是阶梯式的,不然容易出现断层”。

 

“将来这个修复室能有七八个人,算人手比较充足了。”对于目前的工作状态,王津很满意,唯一略微遗憾的是,有些钟到现在还没机会修。

 

长年累月工作的重复和单调并没有让王津对文物艺术品的修复这一职业感到厌倦,反而是越修越起劲。“工作年头久了,就是看到越复杂的钟越是来劲”王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

 

原文转自中国新闻网   编辑:寻根的木

瓷库中国
瓷库中国

全方位诠释艺术精品,名家艺术收藏品美炸给你看!

以“传播陶瓷品牌 弘扬艺术文化”为宗旨,重在传播现代名家、名瓷、字画、紫砂壶、工艺与技术,为倾慕陶瓷艺术的粉丝和爱好者、收藏者提供权威专业放心的咨询服务和展示平台。

瓷库中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