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泰蓝手工艺者不足2000人,是否会后继无人

时间:2017-04-20 14:38:12 来源于:

原标题:景泰蓝手工艺者不足2000人,是否会后继无人

 

作为传统中国宫廷艺术的典型代表,景泰蓝高贵、华美的艺术风格和特质受到了不少艺术品收藏家的喜爱但是,市场虽然走好,作品却少了。随着景泰蓝大师们都年事渐高,作品也逐渐地少了。有专家透露,当前中国从事景泰蓝工艺的人员不足2000人。作为中国工艺品技艺的一绝,景泰蓝的发展将会面临怎样的挑战?该如何衡量景泰蓝的收藏价值本期我们专门邀请了来自北京的两位景泰蓝大师以及资深景泰蓝策展人来分享精彩观点。

 

景泰蓝

 

 

谈现状:最担心后继无人

 

记者:景泰蓝作为中国的著名特种金属工艺品之一,到明代景泰年间这种工艺技术制作达到了巅峰。传承至今,景泰蓝的发展状况如何

 

丁明鸿:现在景泰蓝的发展态势比较好。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选景泰蓝《喜凤瓶》为国礼赠给了当时的韩国总统朴槿惠APEC期间,中国政府送给各经济体领导人的礼品中也有一件名叫“四海升平”的景泰蓝2015年,国际纪念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中国赠送给联合国一个“和平尊”景泰蓝。可见景泰蓝已经成为国家顶级礼品,后来,北京工美集团也将“国礼”作为景泰蓝的卖点,将其进一步推向市场,使大众进一步了解这种传统宫廷艺术的特点,景泰蓝的市场认知达到了爆发性的高点。与此同时,景泰蓝国际国内的影响力也在飙升。另一方面,国家层面非常重视工艺美术创作,给予景泰蓝制作在政策、资金上的支持,这也激发了工艺大师源源不断的创作活力。

 

景泰蓝手镯

 

李佩卿:上世纪80年代,北京有很多传统的工艺美术厂因为经营不下去破产了。很多工艺美术大师都是那时从国企出来纷纷成立工作室,大师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来发挥艺术创造力,创造更多既符合审美需求也符合市场需求的作品,让市场活跃起来。

 

记者:景泰蓝发展迎来了繁荣,那么存在的问题主要有哪些

 

丁明鸿:现在活跃在景泰蓝创作一线上的就七八位大师,有的已经接近80岁了。现在的问题是,进入这个行业的人越来越少了。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踏入这个行业。

 

李佩卿:做景泰蓝要耐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往往做一件作品就要几个月,甚至一年两年,倾注大量的心血,作品什么时候能够卖出去都是不确定的。

 

干这一行,可以说15年才小学毕业,30年才大学毕业。景泰蓝的制作是按照一道一道工序来的。首先是设计,之后是制胎、掐丝、点蓝、烧蓝、磨活、镀金。学会一道工序就要花费很长时间,像我这样同时会点蓝和制胎两道工序的都很少见,很多师傅一生也就会一道工序。每一道工序都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做。如果一道工序疏忽了,前面的努力也就白费了。所以说景泰蓝是一个集体智慧的结晶。

 

对于年轻人而言,这些工序是非常繁琐和枯燥的。很多孩子到我那里学了两三年,就离开,坚持不下去了。我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后继无人的问题。

 

粗略估算,现在在做景泰蓝的人员总共还不足2000人,大师也就十来位。尽管有政策和资金上的支持,但是愿意静下心来学景泰蓝工艺的人并不多。虽说现在在我的工作室里干活的有十几个人,但是就这么点人,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承还是微不足道的。

 

 

谈创作:继承传统与创新并举

 

记者:当前景泰蓝在创新和传承方面有哪些新亮点你们个人的艺术追求是怎样的

 

丁明鸿:景泰蓝在创作上主要有三个方向:一是传统的宫廷艺术风格,景泰蓝在历史上一直都是皇家重器,现在继续延续这种风格另一种是创新路线,也就是将其他艺术创造性地跟景泰蓝结合,比如把绘画运用到景泰蓝上,将青花、粉彩等和景泰蓝结合第三个方向是将景泰蓝延伸到实用器具上。

 

我个人比较喜欢创新,在青花、粉彩与景泰蓝的结合方面也做了一些尝试。2008年,我做青花系列,就专门选择一些既有传统陶瓷饱满感觉,又有现代感的器型,在上面掐丝创作了青花纹样。2013年时我创作的“瑞芝洋花缠纹尊”就是将景泰蓝和乾隆粉彩官窑器相结合。

 

李佩卿:现在景泰蓝能够创新的一个重要的基础是颜料色彩变多了。以前的景泰蓝以青铜器的造型为主,以蓝色为主,再辅以明黄、红色等,差不多有七八种颜色。做景泰蓝的颜料是从硅酸盐材料中提取出来的,以前主要由国外传进来,现在我们自己也在慢慢研究,虽然发展比国外慢。不过现在总体上有了上百种颜色,这才有了变化的基础。

 

说到创新,我之前做过一个6.8米高的塔,这里面就要牵涉到结构学、力学的知识,会有更多的技术含量。我的“心语”作品获2012年北京工艺美术创新设计大赛一等奖。这个作品中,我设计了两只象征爱情的天鹅,又结合中国传统文化,上面的掐丝图案一红一绿,都是心形图案搭配百合花图案。这个作品是用景泰蓝工艺做成的,但呈现出来的造型、用色等已经完全跳脱了传统的景泰蓝风格。这也是我的创新方向,以宫廷艺术为底,融合现代艺术。

 

 

谈收藏:产量有限 仍处价格洼地

 

记者:景泰蓝的艺术价值在哪里

 

丁明鸿:景泰蓝一直以来都是皇家重器,是中国宫廷艺术的代表。以前一直都是宫廷出品,很少流到民间,数量比较少。

 

李佩卿:跟瓷器不同,瓷器是一批一批地烧制,一次可以出来上百个。景泰蓝一个炉子只能烧一个。工艺注定了它在产量上是提不上去的。虽然数量少,但经过代代的传承和发展,现在景泰蓝的品种和花色都很丰富,景泰蓝拥有深厚的文化沉淀和历史内涵,就是它的艺术价值。

 

景泰蓝香炉

 

记者:近年来景泰蓝的价格走势如何

 

李佩卿:总体上是越来越往上走。以前我的一件差不多50厘米高的作品,通常卖价七八千元,现在要四五万元。现在做景泰蓝的人越来越少,再过十年八年,如果缺少新的工匠加入,好的东西也会越来越少。

 

丁明鸿:我的作品中,那些传统的宫廷艺术风格的,近些年从几万涨到十几万的也有。新品涨幅稍微慢些。现在的制作工艺是在不断进步的,以前的景泰蓝,用料非常粗糙,侵蚀也很严重,不像现在,原料的物理颗度可以提高到150目,这样做出来的成品砂眼也越来越少了。而随着景泰蓝质量的提高,未来景泰蓝的投资机会会更大。

 

 

谈仿冒:阻碍市场健康发展 迟早会被淘汰

 

记者:《喜凤瓶》被当做国礼送出去后,市面上有没有出现仿冒,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李佩卿:《喜凤瓶》是我的工作室设计制作的。当时我们给国家相关部门供货,做了一对:一只祥龙一只喜凤,后来喜凤被挑选为国礼。当时在制作喜凤瓶时,我用色非常大胆,共用了几十种颜色,如果不是被挑选为国礼,也会是一个畅销作品。

 

喜凤瓶被送出去后,就有很多厂家跟着做,甚至有一些说是自己的作品。但是其实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我们自己创作时倾注了大量的心血,非常注重作品整体的和谐,而一些仿冒的产品,做工很粗糙,仔细看,连凤凰的模样都没有做好,而且仿冒品卖得也很便宜,有些“喜凤瓶”在市场上才卖到3000元。

 

我们搞艺术创作的,没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去跟这些仿冒产品斗争,但是,这种现象也阻碍了景泰蓝的健康发展,愿意做设计做原创的人越来越少,这是不对的。不过我相信,缺乏创造,仿冒和批量生产出来的东西,会慢慢被市场淘汰。

 

不只是京城范儿景泰蓝在南方也走俏

 

作为主要在北京区域生产的工艺品,景泰蓝能否得到南方收藏市场的认可

 

多次举办景泰蓝展的策展人谭伟彬表示,2004年时展出的景泰蓝作品,仍有不少砂眼,铜丝连接不上等质量问题,产品款式陈旧,并仍以模仿宫廷用品为主。那时景泰蓝刚转型国内市场,收藏人士要求很高,希望景泰蓝创作要有突破,设计风格在保留皇家尊严的同时,款式上也要更接地气才能生存。

 

经过这十多年,景泰蓝有了质的飞跃,砂眼基本看不到了,珐琅釉在烧制后也看不到“掉泪”,掐丝工艺、点蓝工艺登上历史高峰,质量达到甚至超过宫廷藏品,色彩方面更是景泰蓝发展史上最为丰富的。

 

令人欣喜的是,珠三角收藏爱好者对于景泰蓝,也从不认知到接纳与青睐。去年一位玩红木的佛山收藏家,看到北京景泰蓝之精美,一口气购进六件国大师省大师的中小作品,总金额还不用十万。由此见,等大环境好转,景泰蓝在南方市场的潜力不可忽视。

 

值得关注的是,景泰蓝的价格也一路上升。谭伟彬介绍,2005年,被誉为“燕京八绝”之一的北京景泰蓝名家精品——一只高40厘米不到10000元的夔纹瓶,现价值50000元。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米振雄2008年为庆祝建国六十周年而做的“盖碗瓶”,在广州首发时12000元,现时这件经典作品已是30000元。

 

景泰蓝以其优美的特色征服了许多的艺术品爱好者,但是由于景泰蓝的制作十分的繁复,一个作品零部件少则千个,多则数万个,又要手工制作,没有十几年以上的经验是做不出的。所以,景泰蓝的市场升值潜力是十分看好的。而目前的现状是,一些大师都已年迈,景泰蓝的后续继承问题将会十分的严峻。

 

原文转自羊城晚报    编辑:寻根的木 

瓷库中国
瓷库中国

全方位诠释艺术精品,名家艺术收藏品美炸给你看!

以“传播陶瓷品牌 弘扬艺术文化”为宗旨,重在传播现代名家、名瓷、字画、紫砂壶、工艺与技术,为倾慕陶瓷艺术的粉丝和爱好者、收藏者提供权威专业放心的咨询服务和展示平台。

瓷库中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