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艺大师黄永平:陶瓷就是我的中国

时间:2017-04-19 14:40:46 点击: 来源于:
分享:

原标题:陶艺大师黄永平:陶瓷就是我的中国

 

醴陵陶瓷艺术大师黄永平此刻就坐在我们的对面,在阳光斜照的茶香里一派优雅淡定。他说:“陶瓷无言,却是中国的发音。因此,我的艺术很中国。”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对他的敬慕之情又增添了一层,仿佛面对着一个刚正不阿的战士。你站在哪里,哪里就是你的中国,黄永平喜欢这句话。在他心里,陶瓷就是他的中国。

 

1

 

“瓷业之乡”走向“瓷艺之堂”

 

这是阳光正好的季节。黄永平领着我们穿过一片寂静的绿野山间,拐过一座古塔,终于抵达一个古窑遗址。烟销火灭的古窑,陈旧而破败,正如繁华过后的历史暗哑。然而,在黄永平眼里,古窑却像是心里的一座圣殿。从孩提时代起,他的记忆就与陶瓷分不开。窑头坑、瓦子山、公司湾,都是与瓷相关的熟悉地名;青花碗、五彩坛、花鸟帽筒、瓷娃娃,则是他最初的审美与爱好。

 

如今醴陵沩山水库的那片水域之下,曾是黄永平的老家。水库的中央有一座桥叫望仙桥,黄永平就出生在这座桥头。出生才两个月,他就成了库区移民,可以说对望仙桥没有一点记忆,但他总觉得生命里始终荡漾着桥下的清波与山间的迷蒙,喜欢那一份遥远的清澈与空灵。多年以后,他经常会在陶瓷作品的落款处写上:“望仙桥人”。

 

黄永平的父亲是个铁匠,远近闻名。大叔黄生炳,十三岁就在湖南模范窑业工场学徒,一生都在从事陶瓷行业的拉坯修坯工作。二叔黄生学青年时期酷爱画画,是当地闻名的小画家,只因家境贫寒,失去了美术专业的学习机会。大哥做油漆,却字画俱精。受叔叔与大哥的影响,黄永平从小就酷爱绘画、书法。当年家里那本《智取威虎山》连环画,一页一页,被他临摹得栩栩如生。可惜,高中毕业之时,正值“文革”期间。黄永平回到农村老家,半年后,做了一名农村中学民办教师。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农村,美术师资奇缺。其时,为培养农村中学生的德、智、体、美全面发展,醴陵教师进修学校开办了一个农村美术教师培训班,以解燃眉之急。这,就成了黄永平美术专业教育的开始。

 

2

 

黄永平至今还记得当年的培训学习的情景。那年酷暑,二三十个学员挤在一个木楼上,天气闷热,又没有风扇。实在忍不住了,他和有的学员卷起一铺席子,搬到学校外面的大马路旁乘凉,天当房,地当床,就睡在星月之下,与蚊虫为伴。然而,越是艰苦,越是生长。 从素描到色彩,从国画到书法,就是那段时间,在刘正凡、朱培旭等老师的培养下,黄永平的美术素养经历了一段系统而专业的训练。这一年,是公元1977年。

 

尘封多年的高考制度很快开始了破冰。1978年3月,黄永平到醴陵第九中学参加高考补习。只短短三个月,黄永平在这里遇见了影响他一生的、兼具学养、情怀与风骨的名师。是年高考,他的考分远超本科录取线。然而,体检报告却显示出一条让人不解的消息:体检不合格。阴差阳错,鬼使神差,黄永平就这样与大学失之交臂。

 

黄永平默默地回到学校,继续当民办老师,依然保持着对于美术的爱好。1982年秋,他悄然辞去教职,开始从事自小酷爱的美术专业,进而走向陶瓷艺术。

那是决定他一生的选择。1983年,黄永平进入湖南省陶瓷研究所,师从陶瓷雕塑艺术家罗景炘先生,开始走上了他的陶瓷艺术之路。那几年里,他从陶泥造型至模具翻制,从搅拌泥浆到成型做坯、修坯,从彩绘装饰到上釉烧成,几乎每一项陶瓷工艺都得到了老师的言传身教。他为自己的爱好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与汗水。

 

经过陶瓷生产与经营的十多年摸爬滚打之后,出于对陶瓷艺术力量的笃信,黄永平于2000年开始在醴陵创建瓷艺堂。

 

从实用走向艺术,从批量产生走向个性订制,这是黄永平给瓷艺堂的经营定位。他对自己很有信心。因为他早就从陶瓷产业的“山重水复”里,看见了陶瓷艺术的“柳暗花明”。

 

短短几年时间,黄永平个人创作的一系列陶瓷工艺作品,在各种工艺美术博览会上的摘金夺银,从政界、商界,到文化界、工艺美术界,从出访瓷、商务瓷的订制,到博物馆、名人的收藏,瓷艺堂很快在业内赢得了影响,也奠定了自己的文化地位。

 

3

 

这么多年来,一批批艺术造诣精深的艺术家纷纷汇聚在瓷艺堂的名下,技术一流的瓷艺师又重新相会于此。瓷艺堂,它带着熊希龄先生的民国遗风,已然成了中国陶瓷工艺美术界一处醒目的艺术地标。2008年,湖南省外事办将醴陵瓷艺堂的艺术陶瓷作为湖南特产加以推荐。

 

对于黄永平和他的瓷艺堂来说,21世纪的这十多年时光,无异于一段金质、银质的岁月。而今,这里陈列的每一件精品,成了他艺术创新的心路历程。

 

从陶瓷之技走向陶瓷之美

 

进入今天的瓷艺堂,迎面就会看见黄永平的作品《映日荷花》。

 

近处是荷,远处是日。荷叶挤挤挨挨,层层叠叠,每一片,都那么饱满而向上。荷花呢,都从出水的叶子间探出头来,或纵情绽放,或羞涩含苞。

 

那是典型的醴陵釉下绿彩。

 

釉下绿彩,本是醴陵釉下五彩瓷色彩缤纷、装饰多彩的见证。然而,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这一传统装饰却几近断线与失传。这,曾是黄永平多年无法释怀的一个“结”。从2003年开始,他执意想恢复醴陵釉下五彩瓷濒临消失的传统绿彩工艺。尔后,他积十年之功,终于研发出一种绿彩新颜料,获得国家发明专利。从此,醴陵釉下绿彩重新在他这里焕发出勃勃生机。绿彩工艺的重现,这正好印证了黄永平的一句诗:走遍天下,依然走不出“渌水”江边。

 

是的,“绿彩”就像故乡的“渌水”一样,凝聚着黄永平的乡情。

 

且细细欣赏《映日荷花》吧。你会看到,刻刀、筛网、贡纸、乳胶、喷笔等工具的娴熟运用;你会发现,传统工艺中刷、喷与勾的技法。然而,有谁知道,当初为接续这种工艺,黄永平不知查阅过多少陶瓷史料,也不知收集了多少绿彩陶瓷的器物标本,更不知走访了多少醴陵的老艺人。

 

其实,釉下绿彩还只是醴陵釉下五彩瓷中的一种装饰,黄永平对于其他釉下五彩装饰更是赢得了业内的由衷致敬。

 

2010年,他所创作的《盛世花开》在中华现代陶艺名家作品展中获得了“最佳工艺传承奖”。

 

黄永平说,一件好的陶瓷作品,看得见的是器物、造型,看不见的呢,则是气韵与精神。因此,中国陶瓷的魅力就在于,它既是精益求精的“技术”,又是明心见性的“艺术”。

 

然而,中国陶瓷行业与其他中国工艺行业一样,总是存在着“技”与“道”的分离。很多传统的陶瓷艺人,一辈子囿于作坊式的经验与技术,无从摆脱一个艺人与工匠的局限。而一些研究现代陶瓷的学者呢,又往往与陶瓷工艺与技术的实操之间存在着隔膜。

 

黄永平的魅力恰恰在于,他能将技术与艺术融通,又能让理论与实践互证。在他这里,技术像朴实的大地,艺术则是飘逸的云天。因此,瓷艺堂的每一件作品里,是“陶瓷之技”的展示,亦是“陶瓷之美”的绽放。

 

那是看见精神的器物,更是孕育文化的器物。

 

在这里,“瓶”是“平”安,太“平”;“葫芦”,是“福禄”;“荷”,是“和”美,“和”谐。中国文化的含蓄内蕴,它赋予了每一件陶瓷以文化的生命。

 

在这里,一切都带着中国的审美风格。基于中国农耕文明的古典心性,全都化作了陶瓷上的花鸟、山水与田园。

 

看看这些中国艺术的元素吧。素洁,是出水的映日清荷;欢喜,是漫天的飞雪梅花;富贵,是华丽的牡丹;素淡,是金黄的秋菊;清丽,是翠竹的修茂;婉约,是宋词的含蓄。

 

简约的丰富,是枯荷上的那只红嘴小鸟;淡远的宁静,是山水里的优雅古意;闲适的情趣,是田园四季对劳作的馈赠,是农耕文明对丰衣足食、子孝孙贤的天伦祈福。

 

4

 

你知道,花是全人类共通的美。黄永平,特别深谙“一花一世界”的道理。这一个造型温婉的立地花瓶,名为《盛世花开》。这个被首都博物馆永久收藏的作品,堪称形显于外,而质隐于心。你看,这些簇拥的叶,宽大而舒展。釉下的叶绿,安静而蓬勃,如一曲春天的交响。而绯红的牡丹,洁白的芙蓉,嫩黄的秋菊,金黄的向日葵,以及紫色的罗兰,无不是大地的语言,它们盛开着内心的芳芬,绽放出对世界的祝福。

 

在黄永平眼里,每一件陶瓷都有它的内心,都有它的灵魂与精神。

 

寒梅映雪是典型的古典美学,竹翠春浓何尝不是?

 

在中国文化中,竹意味着拨节,意味着平安。这个造型清丽而圆润的花瓶,上为春竹吐翠,一片清新的浅绿。竹林之间,却是那可爱的报春小鸟。这一对结伴双飞,那一只却独立枝头。在这里,春天不仅是竹的色彩,亦是那清脆婉转的声音。香港特首曾荫权先生极爱此件,将之收藏。

 

在黄永平的艺术陶瓷上,花鸟、田园、四季永远是沾带着几千年中国文化的心灵风景。他喜欢这种“人化”的自然,亦理解这种自然的“人化”。

 

黄永平深深懂得书画同源的中国形式及其文化寄寓,诸如松鹤延年、竹报平安、梅开五福等。这一个《岁寒三友》的六方瓷瓶,于黑白尺幅间表达着一种文化的高洁、坚韧与优雅。瓷瓶外壁,皆以中国书画相饰。星云大师喜欢此件,此作品亦被台湾佛光缘美术馆收藏。

 

自入行陶瓷那一天起,黄永平就默默告诫过自己:不让自己成为一个只有技术的“匠人”,而要把读书、思考、创作作为艺术与生活的三维空间,要把传统的诗、书、画、印等人文艺术当作一生的功课。

 

现在,你看黄永平的陶瓷作品,全是他人文艺术修养的综合体现。画是他的,文是他的,诗是他的,书法是他的,篆刻也是他的,整个作品都成了他生命之美的艺术表达。

 

不是专业的功匠,而是全面发展的人。或许,这才是一个人被称为“大师”的基准吧。

从陶瓷之史走向陶瓷之学

 

黄永平越是在中国陶瓷艺术里“沉醉不知归路”,越是深切地意识到:对于凝结了几千年中国记忆的陶瓷,人们并未意味到它的“文化之重”。

 

不是吗?对于陶瓷艺术精品,人们所惊叹的,可能更多的不是它的“价值”,而是它的“价格”。对于陶瓷的历史,人们似乎更满足于考古式“求真”,识其产地,辩其朝代,析其工艺,热衷于“产何处”的滔滔言说,而对其“为何产”与“如何产”鲜有关心。陶瓷艺术的历史辉煌,也似乎止步于文物的鉴赏。

 

在黄永平看来,一个艺术家若看不见陶瓷的前世今生,他对于陶瓷的审美就会失去一种“历史景深”,他的艺术就会飘泊无根,失去灵魂。

 

别的不说,故乡醴陵的地下就沉睡着一部中国陶瓷史。可是,会有谁看得见这些历史远去的背影?

 

这正是黄永平的文化乡愁。就在瓷艺堂声誉日隆的时候,他勇敢地担起了一份打捞陶瓷历史的文化大任。

在今天这样的时代,或许已经有太多的人不会去在意“大师”的称号了,但是,在瓷艺堂,我们看到那些黄永平收集釉上彩,釉下彩,单彩,五彩,碗碟,花瓶,茶具等陶瓷精品,全都默默无闻的彰显出了黄永平大师的称号。它们用无声的语言告诉了我们,陶瓷就是中国的。

 

原文转自凤凰国学     编辑:寻根的木 

瓷库中国
瓷库中国

全方位诠释艺术精品,名家艺术收藏品美炸给你看!

以“传播陶瓷品牌 弘扬艺术文化”为宗旨,重在传播现代名家、名瓷、字画、紫砂壶、工艺与技术,为倾慕陶瓷艺术的粉丝和爱好者、收藏者提供权威专业放心的咨询服务和展示平台。

瓷库中国
分享:
相关阅读
排行
每日精选
陶瓷艺术大师孙同鑫

陶瓷艺术大师孙同鑫

李丽萍陶瓷艺术家简介 李丽萍陶瓷艺术家作品欣赏

李丽萍陶瓷艺术家简介 李丽萍陶瓷艺术家作品欣赏

艺术家祁志龙作品欣赏

艺术家祁志龙作品欣赏

艺术家祁志龙作品欣赏

当代中国人物画学术邀请展开幕

当代中国人物画学术邀请展开幕

  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由中国国家工艺美术家协会、大向艺术画廊美术馆主办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

书法艺术家武家增的故事

书法艺术家武家增的故事

  提起武家增,大家并不陌生,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仅能写出好文章来,而且摄影、摄像、编导、制作样样精通。是一名出色的报纸记者和电

首届全国艺术院校女陶艺家作品展开幕

首届全国艺术院校女陶艺家作品展开幕

  3月21日电3月18日下午,与物鸣春——首届全国艺术院校女陶艺家作品研讨邀请展在北京国中陶瓷艺术馆隆重开幕,邀请当前代表着国内陶艺教

当代人物画玩起了“八股文”?

当代人物画玩起了“八股文”?

作为中国画三大科之一的人物画,自二十世纪以来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当代人物画创作走到今天,也多为评论家所诟病,尤其是过于写实的倾向、

三位艺术家携手展现三代陶瓷魅力

三位艺术家携手展现三代陶瓷魅力

  原标题:三位艺术家携手展现三代陶瓷魅力    11月26日~27日,海度真·善·美艺术精品展亮相广州。当代高温颜色釉泰斗、国家非物质

“第十届国际工艺电影节”《师傅》法国获奖 讲述佛山陶艺

“第十届国际工艺电影节”《师傅》法国获奖 讲述佛山陶艺

  开篇语  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贝丘遗址的发迹,到唐宋时期的形成,再到明清的兴盛,再到如今的群星灿烂,五千年的岁月赋予了石湾陶瓷别

广西当代人物画创作作品展开展

广西当代人物画创作作品展开展

  6月18日,漓江画派·2014‘关注时代——广西当代人物画创作作品展览’在广西博物馆开展。这是我区首次以人物画创作为专题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