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叶开编出了中国最好的语文书?

时间:2017-04-19 14:58:03 点击: 来源于:
分享:

从《对抗语文》到日前出版的自编语文教材《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作家叶开这些年一直在做的一个事情就是,用自己的言论和实际行动呼吁语文改革和语文教材改革。叶开希望有更多的作家同行和学者能加入自编教材的行列,推动语文教育改革。

 

     作家格非、毕飞宇、毛尖等人在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更多的态度是基本尊重目前学校的教育方式,并不鼓励自己的孩子去挑战、质疑它。而在语文课之外,作家们都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课外的阅读习惯。

 

  “世界上没有一本完全合适的教材”

 

  不改变教育目标,再好的教材也没用

 

    作家毕飞宇的儿子现在已经读高二了,毕飞宇说以前也会遇到无法忍受的语文课文,“但我不会对他的语文课指手画脚,毕竟如果你干预太多,对孩子也是不利的。他会不知道到底是相信老师还是父亲,这对他的成长不利。”毕飞宇在一个教师家庭出生,所以他要求自己的孩子要尊重老师的权威,“在我们家,始终教导孩子,要相信老师的权威性。局部可以质疑老师,如果宏观上对老师不相信,不仅会影响孩子的学业,对他将来走上社会也不利。如果你对所有的东西和人都质疑,那将来怎么办。我一直对孩子说,要相信老师,再怎么样,老师都比你有学问。”

 

    “我会拐弯抹角地告诉儿子,我对他们教材的一些看法。不要正面告诉他——你们老师不行,你们教材不行,因为这样很可能会让孩子失去学习的兴趣。但你可以侧面零敲碎打提一些,孩子会听在心里,明白什么意思。”作家格非的儿子今年读高一,他对儿子这些年所学的语文课本也持和毕飞宇相似的态度。不过有时候,老师的评价标准也让他无可奈何,“我儿子的阅读习惯非常好,他还写过一篇文章谈博尔赫斯的。他们的老师根本不知道博尔赫斯是谁,给了他一个很低的分数,他气得不得了。”

 

    作家叶兆言的女儿叶子去年起开始在南京大学中文系教书,说起她的作家父亲是否会干涉她的语文学习,叶子开玩笑说:“他想管也管不了,学校的语文,让他那种方式写作文,分数也给不高。其实有些文章,太差的东西,不用他对我说,我也知道。”

 

    尽管如此,在格非看来,指出语文教材的毛病很容易,“但世界上没有一本完全合适的教材,教材的好坏都是相对的。最重要的是,你跟教材之间的关系比教材本身重要。如果孩子在一开始就养成了怀疑一切的态度,偏执地追求真正意义上diy、高级的东西,可能比较糟糕。”在他看来,普通的教材能让孩子学会识字掌握基本阅读,已经足够了。“即便我来选个教材,也不一定对。我并不赞同不停地修编教材,这些人可能还比不上以前的老学者。举个大学里的例子,现代文学史有多少本了?可是能超过唐弢吗?虽然在他那里有阶级论,有偏颇之处,但他的史料是靠得住的。”

 

 

    毛尖的儿子王子乔现在已经是四年级的学生,作家妈妈毛尖对儿子的语文课基本还是满意的,“他们的老师不仅讲授课堂内容,还会给他们额外的阅读材料。他现在四年级,老师会给他们读朱自清、老舍等作家作品,也许他们也意识到语文课本在内容上的限制,所以主动地给他们补充。”作为作家,毛尖平时并不花太多时间去辅导王子乔的语文,“在语文方面,我是不教他的。小学老师有自己的教学方法,子乔是不让我教的,因为他觉得我教的跟老师不一样。”

 

 

 

  不改变教育目标,再好的教材也没用

 

    “我个人认为,江苏的中小学语文教材还是不错的。”毕飞宇现在也是苏教版语文教材的编委会成员之一,“我了解教材是哪些人在编,这群人毕竟都还是很有经验的语文教师、大学老师和我们这些作家,大家集思广益地在编写教材,每年我们都还会碰头对教材做一些修订。”

 

    毕飞宇之所以认为现在苏教版语文教材还不错,是因为他认为教材首先要照顾到各个层次的学生,而不是特定的某个群体的学生,“这是编语文教材最困难的地方。在这个方面,现在的语文教材是有可取之处的。我们都说要因材施教,这确实是很好的,但在现实中,因为应试教育、师资等原因,还是需要一个统一的教材。”

 

    除此之外,在毕飞宇看来,判断是不是一个好的语文教材主要看两条,“一个是对人格塑造要有积极影响,这是语文和数理化之间最大的区别。选文不要框在一个民族、一个政党、一个阶级里,这个现在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第二方面就是所选范文在语言方面,能够规范、典雅。所以在我看来,苏教版在人文情怀方面还是不错的教材。”

 

    格非不干涉儿子学校的语文教学,但他认为那些语文教育的改革呼声也是重要的。“所谓语文教育,最大的目的是让人在很小的时候养成好的习惯,正确看待世界的关系,然后养成好的阅读习惯。小孩子不宜一开始就接触特别深的东西,先要有基本的阅读和书写能力,然后对语文、文学有大的兴趣。语文不仅仅是识字。”格非说。

 

 

    尽管对儿子的老师和学校比较满意,但毛尖对儿子的语文课本还是有点小意见的。毛尖说,“课本里经常把王安忆、艾默生的东西改写、节选。他们可能有基本词汇要求,觉得小孩子不能理解这些词句,所以做了修改。但我觉得老师低估了小孩子的理解能力。每篇课文有进度,每篇课文掌握多少词汇,这方面是不够好的。”在她看来,目前的这种教材对于中等城市一般的语文老师是合适的,但对于比较好的学校和老师是不满意、不满足的。

 

     那么语文课到底该给孩子什么?“最好的就是让小孩对阅读感兴趣,培养阅读的热情。”毛尖说,“我多少觉得,现在孩子们不太愿意写,因为他们的写作太配合考试了,用写作的格式去套作文,这很伤害写作热情。”

 

    有人在呼吁教育改革,每年都有关于语文教材改革的讨论,但在毛尖看来,最本质的问题还是教育目标问题,而不是教材问题。“现在有一个完整的教育大纲,要求识多少字,懂多少语法,把语文教育变成外语教育,但其实两者是不一样的。不改变教育目标,再好的教材也没用。”

 

    在格非看来,不只是教育目标的问题,他认为现在最大的问题可能不是教材,“因为教材不好,你还有课外大量阅读时间。可是现在这个问题依然存在,这说明不是教材问题,是整个制度的问题。”

 

 

 

  美国经验的确不太适合中国

 

    2010年至2011年,毛尖在美国哈佛大学访学一年,王子乔跟着也去了波士顿,在美国的小学读了一年。毛尖印象最深刻的是,美国的小学“语文”老师对低年级学生并不太注重拼写和语法,“他们不像我们这里,写错一个字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一些小孩,经常把b和d混写,J与L也搞不清楚,老师也不太会纠正。在他们老师看来,这个阶段拼写错误不是太大的问题,因为将来总会写对的。”

 

    在毛尖看来,在中国更强调字词训练,讲究书写精确,“美国的学校强调开口讲故事、强调修辞,为未来的写作和演讲做准备。他们没有所谓的语文课,他们有故事课,还有就是老师教他们写作文。所以在他们的语文课上,老师会让小孩子上去讲故事,讲家庭,自己做了什么,还有就是写。”

 

    在毛尖眼中,那些小孩子的作文用中国标准看来是完全言之无物的,“比如我记得他们班上有一个小孩写的作文,‘今天去动物园看到两个很奇怪动物,你们想听哇!大家说,想听。小朋友继续说,一个动物我想不起来了,另外一个动物也想不起来了。’用我们中国标准来看的话似乎很丢脸,但是外国家长还是给予热烈掌声,这样孩子以后不会怯场。而我们这里太强调言之有物,言之有物的结果就是打消孩子言说的热情。慢慢的,孩子一直在用一种程式在写作,写到最后也会烦。”

 

    美国的“语文”重视培养写作和口头表达,但这种训练方式,在毛尖看来对师资和班级规模是有要求的,“在美国一个班级大概20人,在我们这里都要四五十个人,这样的班级规模,用美国人那种方式,是不太可能实施的。”

 

    专栏作家方柏林在美国高校从事课程设计工作。方柏林一家住在德州,他有两个孩子,其中大女儿今年上八年级,采访他时,女儿正在身边。“我至今没有看过她完整的语文课本,偶尔拿回来一些散页的材料或所谓课文。”方柏林说,“德州有语文教材,但老师的自由度很高,另外他们的教材都非常贵,需要重复使用,所以一直放在学校。我女儿刚才对我说,他们的语文课本里面有很多小说等各种材料,也要求他们看很多整本的书,比如最近他们要求看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农场》。”方柏林的女儿介绍,在他们的语文课上,老师稍微讲解下,然后发放表格,小朋友们在一起分组讨论,讨论完后,老师再回顾。“用我们这些做教育设计的话说,这是一种积极主动的学习方式,不只是听老师讲,小孩个人参与比较多。”

 

    在方柏林看来,相对于国内语文课对课本文章的反复咀嚼和背诵,女儿所在的学校更多的是进行讨论,还要求看更多的材料。“他们讨论很多,比如他们最近看了《动物农场》,然后根据这本书在课堂上讨论有关平等的问题。他们还把这本书延伸到现在的乌克兰危机上,和书里面的人物对号入座。美国比较强调这种应用功能。”

 

    在方柏林看来,在美国,老师注重教育设计,也有大量的教育资源去使用,所以教材只是一个很小的部分。“教育目标、教学方式起码跟教材同样重要,中国对教材特别看重,但其实这只是一部分。”但方柏林也承认,美国的这种教育方式,也是因为这里的班级比较小,中国的课堂班级比较大,没办法用这种方式。

 

  (东方早报)

 

  语文课上

 

  一些

 

  耳熟能详

 

  的段落

 

  冰雪融化,种子发芽,果树开花,我们来到小河边,来到田野里,来到山岗上。我们找到了春天。———小学第一课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朱自清《春》

 

  猫妈妈带着小猫在河边钓鱼。

 

  一只蜻蜓飞来了,小猫看见了,就去捉蜻蜓。蜻蜓飞走了,小猫空着手回到河边,看见妈妈钓着了一条大鱼。

 

  一只蝴蝶飞来了,小猫看见了,又去捉蝴蝶。蝴蝶飞走了,小猫还是空着手回到河边,看见妈妈又钓着了一条大鱼。

 

  小猫说:“真气人!我怎么一条小鱼也钓不着。”

 

  猫妈妈看了看小猫说:“钓鱼就钓鱼,不要一会儿捉蜻蜓,一会儿捉蝴蝶。三心二意,怎么能钓到鱼呢?”———《小猫钓鱼》

 

  寒冬腊月,大雪纷飞,漫山遍野一片白色。北风像狮子一样狂吼,河里的水结了冰,崖缝里冷得像冰窖。就在这严寒的夜里,喜鹊在温暖的窝里熟睡,寒号鸟却发出最后的哀号:“哆罗罗,哆罗罗,寒风冻死我,明天就垒窝。”

 

  天亮了,阳光普照大地。喜鹊在枝头呼唤邻居寒号鸟。可怜的寒号鸟在半夜里冻死了。

 

  ———《寒号鸟》

 

  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

 

  小小的船儿两头尖。

 

  我在小小的船里坐,

 

  只看见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

 

  ———叶圣陶《小小的船》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的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

 

  ———朱自清《荷塘月色》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曰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欧阳修《醉翁亭记》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逝,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鲁迅《纪念刘和珍君》

 

  作家

 

  谈教材

 

  ■世界上没有一本完全合适的教材,教材的好坏都是相对的。最重要的是,你跟教材之间的关系比教材本身重要。———格非

 

  ■我们都说要因材施教,这确实是很好的,但在现实中,因为应试教育、师资等原因,还是需要一个统一的教材。———毕飞宇

 

  ■即便有人自己编教材,其实那些阅读量也是很少的。重要的还是小孩子自己能在课外去阅读,有阅读的热情和习惯。———路内

 

  ■在语文方面,我是不教他的。小学老师有自己的教学方法,子乔是不让我教的,因为他觉得我教的跟老师不一样。———毛尖

瓷库中国
瓷库中国

全方位诠释艺术精品,名家艺术收藏品美炸给你看!

以“传播陶瓷品牌 弘扬艺术文化”为宗旨,重在传播现代名家、名瓷、字画、紫砂壶、工艺与技术,为倾慕陶瓷艺术的粉丝和爱好者、收藏者提供权威专业放心的咨询服务和展示平台。

瓷库中国
分享:
相关阅读
邓和清陶瓷工艺美术副教授
排行
每日精选
陶瓷艺术大师孙同鑫

陶瓷艺术大师孙同鑫

李丽萍陶瓷艺术家简介 李丽萍陶瓷艺术家作品欣赏

李丽萍陶瓷艺术家简介 李丽萍陶瓷艺术家作品欣赏

艺术家祁志龙作品欣赏

艺术家祁志龙作品欣赏

艺术家祁志龙作品欣赏

当代中国人物画学术邀请展开幕

当代中国人物画学术邀请展开幕

  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由中国国家工艺美术家协会、大向艺术画廊美术馆主办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

书法艺术家武家增的故事

书法艺术家武家增的故事

  提起武家增,大家并不陌生,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仅能写出好文章来,而且摄影、摄像、编导、制作样样精通。是一名出色的报纸记者和电

首届全国艺术院校女陶艺家作品展开幕

首届全国艺术院校女陶艺家作品展开幕

  3月21日电3月18日下午,与物鸣春——首届全国艺术院校女陶艺家作品研讨邀请展在北京国中陶瓷艺术馆隆重开幕,邀请当前代表着国内陶艺教

当代人物画玩起了“八股文”?

当代人物画玩起了“八股文”?

作为中国画三大科之一的人物画,自二十世纪以来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当代人物画创作走到今天,也多为评论家所诟病,尤其是过于写实的倾向、

三位艺术家携手展现三代陶瓷魅力

三位艺术家携手展现三代陶瓷魅力

  原标题:三位艺术家携手展现三代陶瓷魅力    11月26日~27日,海度真·善·美艺术精品展亮相广州。当代高温颜色釉泰斗、国家非物质

“第十届国际工艺电影节”《师傅》法国获奖 讲述佛山陶艺

“第十届国际工艺电影节”《师傅》法国获奖 讲述佛山陶艺

  开篇语  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贝丘遗址的发迹,到唐宋时期的形成,再到明清的兴盛,再到如今的群星灿烂,五千年的岁月赋予了石湾陶瓷别

广西当代人物画创作作品展开展

广西当代人物画创作作品展开展

  6月18日,漓江画派·2014‘关注时代——广西当代人物画创作作品展览’在广西博物馆开展。这是我区首次以人物画创作为专题举